棕色流苏

hxn1999121

《花吐症》一个神经病的段子。

教练我想学车:

设定
——会传染
——吐对方最喜欢的花。
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第一天
剧烈的咳嗽,和喉咙不断泛起的痒意,起初并没有引起奈布的在意。


他以为只是这庄园过于阴冷的空气,让他染上了一点普通的风寒。
  
自从退役后,这副被各种暗伤折磨的躯壳,总是脆弱的不堪一击。


趁着比赛中间的间隙,奈布找到了艾米丽,询问她有没有治疗风寒的药品。
艾米丽也没有犹豫,她拿出了来庄园之前准备的一些常用的药品,送给了奈布。


毕竟他们的团队中,这个男人总能牢牢的吸引住监管者的仇恨,安全的带着他们度过了一场又一场游戏。
就算是为了自己,艾米丽也不会吝啬这点普通的止咳和治疗感冒的药。


“谢了。”


第二天
庄园下了一场很大的雨,所以一整天都没有那要命的游戏。
安静的待在房间里的奈布发现自己的状况没有丝毫好转就算了,甚至又严重了不少。


手指紧紧的攥住胸前的衣襟,剧烈的咳嗽让他根本无法直立起自己的身体。
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结束后,喉咙泛起了不适的异物感。
他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,有什么小巧的东西从他的口中掉落在地上。


是一个花苞。


奈布将它捡起来,放在手心随意的揉捏了几下,然后毫不犹豫把它和桌子上的药品一起扔进了垃圾桶。


啧,早该想到的。
第三天
   一如往常一样,监管者被他溜了五台电机,队友们顺利逃出后,他躲也不躲的被击中两下倒地。
裘克十分不爽的准备把根本不挣扎的奈布绑到狂欢之椅上。
也许是脱离的奔逃的紧张情绪,喉咙间那难以的痒意便再次卷土重来。


剧烈的咳嗽硬生生的把奈布从气球上摇了下去。


他狼狈的跪坐在地上,伴随着强烈的窒息感,大量的瑰丽的花瓣几乎是一股脑的从他的嘴里涌出,馥郁的玫瑰花香瞬间就弥漫开来。


裘克放下了手中已经举起来的锯子,默默后退了三步。


花吐症这东西可是会传染的。


第四天
越发频繁的咳嗽让奈布几乎没法正常的参加游戏,更要命的是今天的监管者是杰克。


别说吸引仇恨了,只要是远远的看一眼,仿佛就要有无数的花瓣要从喉间溢出一样。
就像那几乎已经疯狂的爱恋不断挣脱这理智的束缚,想要彻底自由一样。


哼着愉快小调的绅士很快就找到了奈布,脸色异常苍白的奈布虚弱的靠着墙角。被杰克毫不留情的两个爪子放倒,抱到了狂欢之椅上。


坐在椅子上的奈布再也无法忍受的剧烈咳嗽起来,柔软的玫瑰花瓣此时像是刀片一样剐蹭这喉咙。


杰克低下了头,俯身捏起了一片飘落的花瓣。


“呵。”


意料之中的冷笑,奈布嘲讽的勾了勾唇角,满嘴的血腥味和对方的漠视都在告诉他。


看吧,已经结束了。


你注定得不到。


第五天
    吐花症的传染性不容置疑,抱过奈布而已经开始咳嗽的杰克,被裘克放肆的嘲笑了一翻。
    
“你就端着你可笑的骄傲过一辈子去吧,昨天没等到告白的感觉怎么样,我们的绅士?”
    
“闭上你的嘴。”坐在自己位置上的杰克差点捏碎了自己的茶杯。


他怎么也想不明白,都到了这个地步了,那个人怎么还憋着。


“行了。”裘克看着对方这个样子就觉得可笑
“非要等人家告白,结果人家死都不告白,你自己还被传染了。怎么,还拉不下你那张虚伪的嘴脸?”


杰克理都没理他。


裘克却依旧很兴奋,因为他知道了一个可以让他笑一个月的事情。


花吐症是吐对方喜欢的花。


裘克捅了捅杰克的肩膀,觉得对方都已经被传染了,还能这么淡定一定还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
“你知道奈布喜欢什么花吗?”说完没等杰克有什么反应,就几乎笑趴在桌子上,当然一边笑裘克也没忘记说出花的名字。


裘克:“哈哈哈哈哈哈哈仙人掌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
名贵的磁杯于地面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,随即碎了一地。


杰克蹭的站了起来,椅子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。这是平常的杰克绝对不会发出的响声。


裘克看着直直冲出去的杰克,觉得可以用“花容失色”来形容一下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不起我神经病又犯了,哈哈哈哈哈哈哈


最后补一个科普,仙人掌的话语【坚强,将爱情进行到底。】


Q列表一个同好都没有想扩列,愿意的宝宝可以私聊我吗(*꒦ິ⌓꒦ີ)

评论

热度(736)